永利皇宫手机版网址 > 咯克王国 > 再见长沙|岁月漫长,喝酒吃肉走四方

原标题:再见长沙|岁月漫长,喝酒吃肉走四方

浏览次数:173 时间:2019-10-23

我们最爱的长沙的臭豆腐

喜欢上一座城市的理由可以很简单,可以是有你喜欢的人在,有你牵挂的人在,或者有你想吃的美食,想看的风景,又或者是那座城市里风情刚刚好,而你又刚好路过。

岳麓山与橘子洲

自武功山反穿徒步结束,我们各自道别,大家都走在各自返程的路上。然而我们三的旅程并未结束。假期尚有,依照计划,我们从武功山下来后是去长沙。一个美食闻名,毛主席雕像到处有,遗址故居历史故事很多的地方。


Day 1  晚餐&客栈

我们在平安夜到达长沙。带着爬山涉水而来的疲惫与对长沙的憧憬雀跃,我们决定先去吃一顿好的。雪和丽过来是为了吃,而我是为了吃和见已在长沙定居的闺密贝黎。夜宿的客栈在五一广场,因而大家约好一起在五一广场吃晚饭。

在在长沙吃了一顿重庆火锅

在武功山走了两天,沉浸于大自然的安静和舒适之中,一路上所见到的人并不多。而当我们出现在长沙街头,人声鼎沸,熙熙攘攘,如此繁华都市,让我们有种重回世俗人间的感觉。是,不管曾经我们去了哪里,最终我们还是会回到这温暖而喧闹的世俗人间。

火宫殿的小吃王国

重逢是一件快乐的事。与贝黎拥抱。带着丈夫,朋友前来的贝黎,已有四个月身孕。微微发胖的她,脸上有暖暖的幸福笑容。他们带我们去吃重庆麻辣火锅。

火宫殿的毛主席雕像

在长沙吃重庆的麻辣火锅,真的是又麻又辣。用长沙朋友的话来说,我们不是吃饱的,是辣饱的。尽管吃到最后我是把所有的菜都用白开水洗了一遍再吃,还是辣得呼呼直叫,猛灌水。一餐晚饭下来,喝了四五杯玉米汁加白开水,嗯,真的很饱。

火宫殿的特色楼宇

贝黎说,吃完火锅带我们去吃街头小吃。吃不吃得下先不理,逛一逛看一看总是可以的。从五一广场的步行街一直逛到火宫殿,聊着吃的,玩的,还有贝黎给我们推荐的攻略。长沙的夜晚灯火璀璨,街上拥挤热闹,店铺都放着圣诞歌曲,人们的脸上都带着欢笑愉悦。不知道有多少人跟我们一样,从远方而来,带着故事,或者带着期许,此刻却在这座古都里沉迷。

再见长沙|岁月漫长,喝酒吃肉走四方。再见长沙|岁月漫长,喝酒吃肉走四方。青年旅店的小饰物

一直逛到差不多十二点我们才回到客栈,一间民宿的青年旅店。第一次住青年旅店,却也和想象中差不多,诗歌和远方,文艺和清新。有室内帐篷,钢琴,大大的沙发,茶几,以及黑板上详细的长沙攻略。

青年旅店的小黑板

我们最喜欢的可能是房间里面的电暖炉吧。长沙的夜晚很冷。三个人订了四人间,两晚都没有第四个人来,所以一直是我们三个而已。颇为遗憾的是,我们除了洗澡睡觉,几乎不怎么留在旅店,没有好好坐一坐客厅的沙发,也没有听到别人的故事,连旅店老板直到我们走了他出差还是没回来。


Day 2 岳麓山&美食

休息一晚。圣诞来了。我们早醒。刷朋友圈,闲聊,赖床。最后九点才磨磨蹭蹭出门去找吃的。

再见长沙|岁月漫长,喝酒吃肉走四方。庙街门口的灯笼

一起爬武功山的聪哥潘哥是长沙的。我们一起坐了高铁,地铁到长沙。按照聪哥和潘哥给我们推荐的,我们找到了庙街。所以吃到的长沙的第一份小吃理所当然的是臭豆腐。

刚炸好的臭豆腐

糖油粑粑是意外发现的小吃。个人觉得比臭豆腐好吃。糯软香甜而不腻,有点类似于我们家那边的煎堆,比煎堆小,比煎堆香而软。在庙街转了一圈没有发现最想吃的米粉,于是我按照地图去找潘哥聪哥给我们推荐的很好吃的那家米粉店。

我们最爱的糖油粑粑

跟着地图导航,我们从五一广场走到了芙蓉广场,又从芙蓉广场走到了八一桥。然而我们找了一圈没找到他们说的那家店,因为饿和累,便进了一家较有特色的米粉店。手工米粉,类似于广东的河粉。味道还不错。

庙街里面大碗的香辣椒

早餐完毕,我们便开始一天的游玩。先去岳麓山看枫叶。和贝黎约好了在岳麓山脚碰面。在家养胎的她,应该好久没有出门了,而我们又刚好爬完山回来,大腿小腿酸痛无法走得快。就这样,我们四个慢慢蹒跚于岳麓山。

岳麓山东门

岳麓山海拔三百米。我们由东门而入。有苍翠的竹林。银杏已落叶,路边有零星叶子。东门上山,景点很少,因而设了索道可以乘坐缆车上山。但我们依然坚持徒步上山。拍照,观赏路边风景,沿着盘旋而上的公路慢慢走,跟贝黎聊聊家常,时间仿佛被拉慢,阳光照得人很暖。

岳麓山脚的银杏叶

半山腰有一小片桃林,结满花蕾。含苞欲放的花枝在蓝空下有别样的美。路边亦有许多高大的乔木,全部光秃秃的树枝,这是在广东看不到的景象。

岳麓山中含苞欲放的桃枝

山顶并无太多风景可看,上山路上花费太多时间。大家都很累。在山顶小坐。看缆车经过,喝水,吃板栗,聊天。拍下远处的橘子洲。坐车下山,去爱晚亭。

在岳麓山远眺橘子洲

坐观光车下山,风从两边呼呼吹过来,很冷。十分钟到达爱晚亭,人很多。枫叶早已落光,游人都在拍照。我从旁边的小路绕到爱晚亭后面,有人请我帮忙拍合照。五六结伴而来的女性,三十岁左右的年纪,应该是本地人。拍好了,她们道谢,我走到旁边拍一棵黄叶树。听到她们都在说拍得真好,我转过头,她们又再次感谢。心里有点小雀跃,于是快步离开去找贝黎她们。

冬日里傍晚的爱晚亭

从爱晚亭出来,太阳似乎已下山。处于山阴之处的爱晚亭真的好冷。爱晚亭前面就是岳麓书院。七十块门票,太贵,于是决定从南门出去到湖南大学附近吃东西。

岳麓山脚火红的红叶

从岳麓山南门出来,看到好多高大的红叶。红似火的高大乔木,热烈而艳丽。从登高路一直往下,一大片。我们买了帅哥烧饼,臭豆腐以及糖油粑粑,伫立于一大片的红叶树下,一边吃,一边沉迷于这热烈美景。

被我误以为是枫叶的红叶

看完红叶,吃完烧饼,继续往前就是湖南大学,湖南师范大学。然而我们对大学已经不再感兴趣了,丽建议我们去吃肆姐面粉。于是我们便滴滴过去。

肆姐面粉的瘦肉米粉

点了肆姐面粉的瘦肉米粉。比早上的手工米粉好吃。汤浓而不腻,粉软而清甜。店里面人很多,对面坐了一个很漂亮的姑娘。她们聊天聊得很高兴的样子。

人头涌动的太平街

吃完米粉,天开始黑下来了。温度逐渐下降。我们决定在附近逛逛。肆姐面粉店已靠近五一广场,不一会儿,我们走到了太平街。

排长队的臭豆腐店

太平街很多小吃,举目可见的臭豆腐,糖油粑粑,还有大香肠,鲜花饼,冰棍,甜筒,肉夹馍,羊肉饼。还有一些卖纪念品的文艺小店。

路过很香的羊肉饼店

雪和丽买了送给同事的结婚礼物,小鼓风铃。我给自己买了一个手工零钱包,当做此次旅行的纪念品吧。本想送贝黎圣诞礼物,可是没找到喜欢的,最后决定送她书当做新年礼物。

有意思的手工零钱包

圣诞夜,一如前晚的平安夜,人头涌动,热闹非凡。每一座城市都有它的历史故事。只是灯火阑珊,有的人归家,有的人依旧走在路上而已。


Day 3 橘子洲 &马拉松

第三天,恰逢毛主席诞辰124周年纪念日,橘子洲有红色马拉松。而从武功山反穿徒步回来的潘哥参加了,我们我们便决定过去给他加油。

橘子洲路牌

橘子洲风很大,我们到达的时候比赛即将开始。路边都拉起了警戒线。游客不多,大部分是过来为参赛者加油的亲友团。

早晨的橘子洲与湘江

在安保人员的指示下,我们沿着江边走。冬日的湘江寒冷凛冽,不时有船只通过。由于不知道起点设在哪里,又没有潘哥的电话,我们一路上都在问工作人员。

马拉松指示牌

如果不能在开始之前走到始点,那么我们可以在终点或者半路等他。然而,走了好几个补给点,依然发现我们没走对路。因为途中我们联系到潘哥,他说他参加的只是迷你马,五公里而已。

红色马拉松起跑场

顶着清冷的寒风,拖着疼痛的腿,连跑带走的,最终我们在马拉松开始的时候到达始点。此时,乱哄哄的一堆人已经开始跑起来了。观看了一会,问了工作人员,我们终于知道迷你马的终点在哪里了。

奔跑着的人儿

在五公里赛程路标旁边等了一会,路上终于迎来了参赛者。

健步如飞的他们

穿着或长衣长裤,或短裤背心的他们,矫健如同奔跑的骏马。年轻而健壮的身体,结实而有活力。参赛者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居多,其中不乏女性,老人。其中有两个十二三岁的小孩跑过,大家热烈欢呼鼓掌为其加油。这么小的年纪,参加如此重大比赛,其中应该有老师家长的鼓励,他们的人生应该是与我们不同的吧。

迎风奔跑路在前方

一直在喊加油。第一次观看马拉松,由衷的佩服参赛者的勇敢和毅力。在我所知道的人里面,村上春树是最喜欢跑步的人,而他参加过的大大小小的马拉松更是不计其数。从日本到世界各地,从四十二公里到一百公里,其中的艰辛苦累,以及他付出的努力毅力很多是我们无法想象的。

橘子洲的橘子

终于在短暂的等待后,我们看到了潘哥疾步跑来。一边喊加油一边拍照。跟随他走向终点。

橘子洲的红豆??

以前一直不知道,原来橘子洲是真的有橘子的。还有橘子洲的枫叶很红很漂亮。岳麓山的枫叶没有看到,却在橘子洲偶遇到,也不失为意外的惊喜。

橘子洲红彤彤的枫叶

跟潘哥打了招呼,合影,道别,我们便开始踏上回程了。最后在五一广场下地铁的时候还是跑去庙街又吃了一次臭豆腐和糖油粑粑。然后匆匆忙忙的赶回客栈收拾行李退房,赶往火车站。

坐火车返程的路上

2017年的圣诞,大概就是这样过了。从广州到江西武功山,从武功山再到长沙,四天的假期,却感觉过得很漫长。并且过去了那么久,现在回想起来依旧历历在目。见过的那些人,路过的那些地方,也许有些此生再也不会相见,也许他日他乡再重逢,谁知道呢。

2017年已经过去了,2018年成为当下。在我们有限的人生岁月里,能走过多少路,遇到多少人呢。所以感恩于岁月宽宥,在我苍白而乏善可陈的人生里,依旧可以自由快乐的与朋友们走在自己喜欢的路上。岁月漫长,喝酒吃肉走四方。

本文由永利皇宫手机版网址发布于咯克王国,转载请注明出处:再见长沙|岁月漫长,喝酒吃肉走四方

关键词:

上一篇:红皮人(4)

下一篇:咯克王国《愿你去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