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手机版网址 > www.421.com > 安徽印象——聚散苦匆匆

原标题:安徽印象——聚散苦匆匆

浏览次数:93 时间:2019-10-30

萍水相逢

安徽先后去过三次,但每一次都是来去匆匆。

(一)2006年

安徽印象——聚散苦匆匆。安徽印象——聚散苦匆匆。那年是和老公跟团游华东,中间有一处景点是游安徽黄山。那时嘟嘟太小,所以我们是两人出行,年轻又不需要带孩子,那种感觉永远不会再有了,以后就算孩子长大再结伴出行,我们也不再年轻。

下午我们就住在了黄山脚下,老公对茶叶感兴趣,我对自己不了解的东西好奇,所以我们就到当地的茶园找茶农了解关于茶叶的种植、生长、采摘以及加工情况,语言稍有障碍,但连比划带猜,还是学到了不少知识。晚上,在一家小卖店本想买点生活必需品,却意外的发现在那家的墙角立着好几麻袋茶叶,是正宗的毛尖。那时好像还没有网购,我们只留下其余几天的生活费,其余钱尽数购了茶叶。那些茶叶塞满了两个双肩包中的一个,我们像扛大山一样一直背回内蒙古,真是像淘到宝一样高兴。后来真能淘宝了,出去反倒很少买当地的土特产了,旅程中也少了一些意外的惊喜。

安徽印象——聚散苦匆匆。第二天爬山,导游限制了时间,建议坐缆车上去自己爬下来。可是我们一干人等选择了自己爬上去再爬下来,奇松、怪石、云海,途中的美景足以让人忘记疲劳。何况还是一些有故事的石头。尤其是见到“飞来石”激动了很久,这块石头因着87版《红楼梦》火了一把,演了那块补天不成的顽石后,真就成了一个神话,围观的人很多。还有一块手机石,因酷似那时的手机而得名,当手机现状改变后,石头还是原来的模样,不知道现在导游怎么附会。

安徽印象——聚散苦匆匆。下山的尽头路过一片竹林,本来是我最喜欢的风景,但已经是双腿打颤了,所以注意力一直集中在路上,体会到“上山容易下山难”了。下山后就是跟团游的例行项目——购物。不过那次导游安排的特别人性化,购物活动是免费洗脚然后卖缓减疲劳的药。我劳苦功高的双脚泡着热水还有小姑娘给用灵药按摩上,感觉好极了。受到优待的脚就挑逗我的大脑指挥手赶快掏钱,想抵抗住那种诱惑真的很难。但我们的钱买了茶叶了,所以当小姑娘把说明书递到我手里劝购时,我只能告诉她我是内蒙古来的,不认识汉字。她要读给我听,我说除了简单的口语太专业的书面语我也是不懂的。可怜的孩子白忙乎一场,只能和我聊一些我们到底是骑马还是骑骆驼上学的话题。之后便匆匆离开了,第一次安徽之行结束!

飞来石(网络)

2006年黄山

手机石



(二)2014年

这次安徽之行依然是黄山,头一天中午到达黄山脚下,和上次不一样的是,村子变成了镇子。我已经记不清是不是上次去的那个地方了繁华了,还是另换了一个地方。下午去了九龙瀑等几个周边的景点,第二天开始爬山。

这次出行,我和嘟嘟以及其他三个同事和各自的孩子同游。嘟嘟已经长到爬山可以把我远远摔到后面了。但黄山不同于泰山,爬泰山一路就如同走楼梯,黄山却是真凶险。上去时坐了一段缆车,其余自己爬。一路上我只好示弱,请嘟嘟扶着上下,否则他离开我的视线,我就胆战心惊了。不过示弱既是一种策略也是我的真实写照,爬到中途我都怀疑自己还能不能下来,感慨岁月不饶人。

爬到中途下了一点雨,山越发朦胧了。所有那些与山有关的诗句就开始先后找来了,有时候我想:那时那刻,一句“倏忽云烟化杳冥,峰峦随水入丹青”,就比“美得像画一样”更具有表现力吗?恐怕得看赏景人的阅历和知识储备吧。

第二次安徽之行同样匆忙,匆忙到丢了嘟嘟的一包衣裳。

2014年黄山



(三)2017年

今年又一次与安徽相见了,这次是从武汉到合肥,跟着动车在安徽走了一条长长的线。出行坐火车时我很少白天睡觉,因为舍不得那一路上的风景。隔着车窗望去:山青水绿,紫薇花等偶有盛开,点缀在青山绿水间,宛如绿色的玉镶嵌了彩色的宝石,那景色实在是很迷人。何况每一个站停下来都能让人想到读过的书,眼前景与书中人联系起来,得生出多少故事来。

其中一站是六安,乘务员报名字读“六(Lù)安”,“六安瓜片”我是知道的,却原来一直读错了音。拿出手机了解到六安之名始于公元前121年,汉武帝取“六地平安、永不反叛”之意,置六安国,历史悠久。因舜封皋陶于六(Lù),故后世称六安为皋城。这是个有历史的地方,曾经刀光剑影,如今高楼林立,无论如何,我们必须感谢自己生活的时代。

此行在合肥下车后,第一目的地便是中国科技大学。这所中科院直属的大学历史并不久远,但却经历过重大变迁。成立之初是在帝都,但69年迁到安徽,地位也随之下降。几个校区零零散散的坐落在不同地方,我们去了有名噪一时的少年班所在的东校区。校园干净整洁,但没有北大清华的霸气,也缺少武大的特色,可它和前三所大学一样蜚声中外。孩子们在这里留恋了很久。

一个瓶子带来无穷快乐!

第二站我选择了徽园,因为这个地方是安徽的一个缩影。出行之前关于安徽的攻略太少,走在徽园只能靠以前知道的一点皮毛附会了,大概知道安庆园的“万佛塔”,黄山上的“猴子望月”,滁州园的“醉翁亭”,和州园的“陋室”,以及九华山上的地藏菩萨,其他大多不太清楚。不过孩子们对于这些地名显然不太感兴趣,我们偶尔念叨几句知道的“徽雕”“徽砚”“徽商”,也随风飘走了。对于好好,这些远不如一个废瓶子有意思。

后来在亳州园的战士身上孩子们开始发挥想象力了,好好先把她的瓶子放在战士手里,嘟嘟把他手里一直拿的跳绳也赠予了这位勇士。徽园是99年为迎接五十大庆建立的,这位小战士在这里站了18年不知道期间有没有人像这样和他互动过。战士一直咧着嘴欣赏着两个孩子在他面前笑得前仰后合,玩得不肯离开。一直到花灯初上,园里只有我们一家最后离开。

陋室

孩子与战士

夜里的火车,离开合肥,第三次和安徽说再见。每一次与安徽的相见都如此短暂,但这方土地,让人迷恋。聚散苦匆匆!

无锡印象——无锡是个好地方!

青海印象——一路向西!

武汉印象(一)在回忆与现实中穿行

武汉印象(二)在历史与文化中漫步

武汉印象(三)读书人一声长叹!

本文由永利皇宫手机版网址发布于www.421.com,转载请注明出处:安徽印象——聚散苦匆匆

关键词:

上一篇:泉州西街有家靠“才华”死撑的咖啡馆,来打卡

下一篇:互联网化后的社区O2O商业机会如何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