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手机版网址 > 永利皇宫手机版网址 > 我擦,前任要结婚了

原标题:我擦,前任要结婚了

浏览次数:167 时间:2019-10-30

我擦,前任要结婚了。这是章女侠生平第二次落泪。

我擦,前任要结婚了。不知情的同学都以为毕业之后,就能喝上她和江洲的喜酒了。

江洲像往常一样,将自己脖子上的红色围巾围在了章添添的脖子上,没有说话。

一周后,我在天桥上找到了章添添,我说,你怎么样?

江洲怕我冷,所以总会身边带着一条围巾,在天冷的时候围在我的脖子上。

不甘心他对你冷眼相对,跟别人喜笑颜开。

最后,终于圆了章添添的一场梦。

于是总是翻着江洲的空间,时不时地给江洲打电话,巩固从爱情的土堆里长出来的友情。

章添添接话道:“是,不用出份子钱。谁要敢在我们面前掏出毛爷爷,就绝交。”

我听着她的滔滔不绝,只回答了一个“嗯”字。

章添添就说,瞎扯,女生很独立,那是因为现在的娘炮很多。

章添添将手机放下,又开始对我娓娓道来:“前任,是苍天设的劫,度过了就是晴天万里,度不过就是晴天霹雳。”

我说,看在你的面子上,就包个1000……100……10块钱的红包吧。

01.

他说:“真的不可能了吗?”

她的第一次落泪,是在她呱呱坠地的时候。

如此,章添添完全没有了女侠的风范。

我们总是会问,什么时候才能喝上你们喜酒?还有,大家既然都是同学,份子钱都可以少出一半了吧。

我说,那位姑娘是在向你这个前任下战帖吗?

她的第二次落泪,是在江洲成为别人新郎的时候。

并逢人就说,终于解决了终身大事。

02.

后来才知道,江洲每次出门身边带着围巾,不是什么特殊癖好,而是怕章添添着凉受冻。

说完,她看着我,脸上的笑容尽逝,只叹了一声气。

08.

章添添摇了摇头:“那个姑娘说,将来如果我们要结婚,你就不要过来了吧,以免伤心。”

江洲那个混蛋不知道我们女孩都是口是心非的吗?我们说分手就是分手啊?

前任结婚,你去还是不去?

江洲说,女生很独立,是因为身后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人。

我擦,前任要结婚了。03.

说到江洲,还要回到我们读大学那会儿。

不仅如此,江洲总会在章添添需要拔刀相助的时候出现,也会在章添添不需要他的时候消失地无影无踪。

以上结论,是我大学同学章添添在她28岁生日那天,捋自己青春的时候捋出来。

大四毕业前夕,章添添和江洲分手了。

虽然章添添女侠总是很煞风景,但在我们同学的眼里,江洲这道风景即便是被章添添煞得体无完肤,仍然是赏心悦目。

她问我,你准备出多少份子钱?

我说,不祝福也不诅咒?

章添添拿着手机,问我,江洲结婚了。你看到没,江洲那个混蛋要结婚了。

江洲说,有的女生觉得自己不好看,是因为没有遇到喜欢的人。

当时,我们从来不知道江洲为什么每次出门总是带着一条围巾,而且还是红色的,只觉得江洲的癖好与别人不同。

这话说的,不愧是章添添女侠。

江洲说,以后我和章添添结婚,尽管来,不用出份子钱。

顿时,章添添火冒三丈,我擦,这么快就四面楚歌了?我还指望用我银行卡的余额撑起我伟大前程的。

而江洲给我们这帮朋友发了婚礼邀请函。

章添添捋完之后,又不惜从城西打车到城东,亲自将她总结的真理授予我。

然后各奔天涯,老死不相往来。

章添添说,我把钱转你卡上了,你帮我包个大大的红包给他。

我继续翻着那本封面印有陈奕迅的周刊,扯着我的30度微笑道:“章女侠,不要爆粗口,请继续授课。”

江洲还是如雪般沉默,然后重重地将章添添抱在了怀里。

在挂电话的时候,章添添又跟我嚷嚷了一句:“我真他妈后悔早认识江洲,我要是在我25岁的时候遇到他就好了。”

不甘心他离开你之后,还能生活得那么好。

不过,有些时候看似不出所料,却往往出乎意料。

后来,干脆直接演变成,好歹是前任,一定不能让他过得比我好。

江洲总是在我们面前说,女生的手脚冰凉都是因为没有人疼。

她说,前程是一场修行,修得好就能一马平川,修得不好就是千山万壑。

亲爱的姑娘,你就别哭了。

章添添吸了吸鼻子,道我,我和那个姑娘聊了一宿,从江洲的吃喝拉撒到我们伟大的前程再到江洲的吃喝拉撒。

在分手后的第408天,章添添打电话给我,上来就把江洲骂得狗血淋头。

章添添懵逼地看着我,又爆了句粗口:“我擦,真他妈的是晴天霹雳。”

就比如,每次江洲出现在我们视线中的时候,要么是手里拿着一条围巾,要么是脖子上戴着一条围巾。

不甘心自己弄丢他之后,这么地窘迫,这么地怀念。

然后,我和章添添的手机都响了。

既然分开了,何不释怀,何不坦坦荡荡地说出,祝你幸福。

两天之后,我和章添添约在火车站见面。

江洲将这种情侣间若即若离的“度”把握地非常好,给了章添添足够自由空间的同时,还不给她带来任何压力。

章添添忽然笑着跟我说:“我跟她说,笑话。你这是不想跟我做朋友了?等结婚的时候,你尽管叫我,我要是不去,就不配当你的姐们。”

分手后,章添添一身轻松。

章添添说,一切都可以,只要不是“祝福你幸福,婚礼就不去了,等下次吧。”和“早生贵子”。

那天雪花飘飘,章添添站在桥上对江洲说:“兄弟,咱们做不成情人,不是还能做朋友嘛。如果你结婚了,一定要通知我。我想看看你穿西装的样子是不是也是人模狗样?”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章添添才吱声:“对了,你就替我跟江洲说,敬他妈的青春万岁。”

这事儿按照约定,江洲的女朋友就给章添添这个前任发了婚礼邀请函。

我问,那你是怎么答她的?

章添添喜欢陈奕迅,江洲为了能带章添添赶上陈奕迅2011广州演唱会,在大冬天出去兼职,发传单,做家教,熬夜为人剪辑视频。

江洲是章添添有生以来交的第一任男友,这位男友对她也是格外地照顾。

时过境迁,藏在心中的早已不是我还喜欢你,而是我不甘心。

江洲看着她,眼中就如他的名字一般,是一片江洲。

再然后,她又走上一条暗恋江洲的道路。

我发现,她和江洲真是绝配。

原以为的刻苦铭心,不是你很纯情他绝情,而是你对过往的不甘心。

随后,我的手机收到信息,2016年10月18日章添添支付宝转入金额1000。

这就成了他们的分手费。

不过在动车发车的前十分钟,章女侠都没有出现。

07.

她继续道:“钱嘛,虽乃身外之物,但是却失之要命啊。”

后来,不知道章添添是如何得知江洲女友的联系方式的。

再说,谁允许他在我之前就另有新欢了?他这是不忠心。

章添添就冒出了一句,放你大爷的狗屁,女生手脚冰凉那是因为没用暖宝宝。

最后,让我们端起岁月的酒杯,敬他妈的青春万岁。

说完,女侠章添添就哭了。

章添添说,错了,女生不好看,那是因为她们本来就很丑。

章添添振振有词说,好歹也是前任,要关心一下嘛。

章添添说,好聚好散,咱们还是朋友。我都说要参加你的婚礼了,不应该回礼?礼尚往来懂不懂?

05.

不甘心,一直默默守护我的人就这样成了别人的驸马爷。

我说,你给他1000,自己留32.6,确定不用对他说些什么?

只是打了一个电话给我。

而那个姑娘,每次出去,就裹得跟个粽子似的,就是怕江洲为她担心为她烦忧。

“啊”这个音调还没有完全发出声来,章添添的手机就很应景地来了一条信息:您尾号5158的账户于10月15日完成一笔短信费交易,金额为2.00元,余额为1032.67元。

章添添看着他,很豪爽地拍了他的肩膀道:“作为朋友,你就不表示表示?”

是一条江洲群发的微信,我点开来,是婚礼邀请函。

就比如她自己,修得不好,就向我国的失业队伍倒戈了。

这个世间最让人放不下的有三样东西,钱,前程,前任。

我说,章女侠。我是读过书的,我识字。

只有她甚是豪爽地说:“终于可以不用牵绊住江洲到北京打拼,自己也终于可以一身轻松地滚回家考公务员了。”

大约过了一刻钟,才从嘴里挤出这么一句:“那你结婚的时候,也一定要通知我,我到时候给你包一个大大的红包。”

可惜,她这股豪爽劲儿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

于是就自称是江洲拜把子的姐姐,去见了这个江洲喜欢的姑娘。

06.

大概是她和江洲分道扬镳一年后,章添添在自己的朋友圈中得知了江洲有女朋友的消息,莫名其妙就开始操起了大妈的心。

04.

本文由永利皇宫手机版网址发布于永利皇宫手机版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我擦,前任要结婚了

关键词:

上一篇:等你歌唱(诵读版)

下一篇:君心似我心  不负相思意